镜头剪辑对电视艺术创作的作用论文

时间:2018-10-14 艺术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电视的创造潜能多种多样,镜头运用、编辑技巧、电子技术手段、对其他艺术形式的吸纳融合,随处都体现着电视的创造潜能。电视艺术的表现形式诉诸于影像,镜头创造功不可没;而出神入化的编辑功能却能决定以何种方式来向观众讲述故事;电子技术作为新兴的手段,和传统艺术一样,都对电视的创作有着重要的影响。本文主要阐述一下镜头剪辑的重要作用。

  1 镜头剪辑的艺术效果

  镜头剪辑离不开蒙太奇。蒙太奇来自法语,原义为建筑学上的构成、装配,借用到电影艺术中有组接、构成之意。电影或电视艺术的创作中,根据不同的主题,创作者会按照情节的发展、受众期待,将全片细化为不同的场、段落甚至镜头等元素,分别进行拍摄。随后再按照原定的创作构思,将这些不同的场、段落和镜头进行组接,使之形成叙事逻辑和节奏,通过结构上的相辅相成或相反相成,产生悬念、对比等艺术效果。不同元素通过创作者的有机整合,构成一个有机的艺术整体,形成能够反映现实社会、真实生活,作者思想的完整作品。这种构成一部完整影片、组合各个艺术元素的创作方式就称之为蒙太奇。

  艺术创作指艺术家以一定的世界观为指导,运用一定的创作方法,通过对现实生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选择、加工、提炼生活素材,塑造艺术形象,创作艺术作品的创造性劳动。在电视艺术这个概念被提出之前,前苏联导演列夫·库里肖夫就通过镜头的剪接,进行了一个关于蒙太奇效果的实验,即库里肖夫实验。为了解析蒙太奇的并列效果,库里肖夫给俄国著名演员莫兹尤辛拍摄了一个毫无表情的特写镜头,并将其剪成三个独立段落,分别组接在一碗汤,一个游戏中的孩子以及一具老妇人的尸体三个不同的镜头之前。随后库里肖夫将组接好的三个段落放映给参与实验的观众。在观影后,调查对象分别在演员看到汤的段落中体会到了饥饿,在孩子孩子游戏时看到了演员脸上的喜悦,在老妇尸体出现时看到了演员脸上的忧伤。其实,三个段落中,演员的镜头都是同一组没有表情的特写镜头,观众得到的体验,是因为镜头通过组接,让观众产生了画面之外的想象。根据实验,库里肖夫得出结论:造成观众情绪反应的关键,并非单个镜头所包含的内容,而是几个画面通过组接后的并列关系使观众产生的联想。

  2 通过时间、空间展现的艺术

  电视作为与电影同样的影像艺术,传承着电影的精髓,也是通过对不同画面之间的排列,向观众表达不同的情感,抒发不一样的思想感情。电视屏幕展现的并不是物质的真实世界,而是被创作者根据个人意愿和拍摄主题,所重新编辑、重新组合的“艺术的影像世界”。受众感受到的并非物质本身,而是一个虚拟的镜像,一个拟态的艺术世界。影像具有艺术的特质,它拥有自己假定的形式。比如电影艺术,它既是一种通过空间展示的时间艺术,同样是一种在特定时间内展现的空间艺术。它通过屏幕时间和现实时间搭建自己的结构,使受众在一个假定的时间和空间内,展现文本中连续发生的故事情节。

  屏幕时间与现实时间不同,打破了现实时间的连续性,通过情节将事件压缩或延长,形成一种非真实的连续性。屏幕时间往往不等同于现实时间,通过省略或扩展,当下和曾经自由结合,在屏幕上呈现出一个连续却又不同的时间层面,在重构的时间结构中,创造出一个区别现实的艺术时间层面。电视剧《康熙王朝》从开篇第一集到最后一集,将顺治在位一直到康熙去世前后70年的时间整合在一起,从制服鳌拜到平定三藩判断,再到联姻葛尔丹,收复台湾,完成中华民族的统一大业。其中有压缩也有省略,有延长也有扩展,创造了一个独特的屏幕时间来对清朝康熙皇帝的一生做了生动别致的刻画,让观众在观看的时候在真正体会到由电视所创造出“弹指一挥间”的独特感受。

  3 屏幕重构的现实影像形式

  独特的空间结构在影像语言中,表现为屏幕重构的现实影像形式。透过摄像机,它既可以真实再现物质空间,也可以通过剪辑,再现一个不同于现实空间的、经过重塑的美学空间。电影艺术包括电视艺术在内,还有再现空间的独特表现形式。它通过摄像机的真实还原,再现物质世界的直观行为空间。具化的形态造型、具化的环境特征、具化的主体运动,形成与受众真实生活感受相同的真实空间,使其对屏幕上的空间感同身受。此外,构成空间也是电视艺术空间的独特表现形式。构成空间,并非直接空间的真实反映。创作者将记录真实空间的片段,通过删减拼接,重新组合成一个新的,有别于客观空间的形态,即一个“再创造的空

镜头剪辑对电视艺术创作的作用论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