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导向经济管理论文

  一、我国政府在经济管理不足分析

  (一)代理人意识缺乏

  政府在经济管理中实际扮演的角色是代理人,实质就是政府代理公民进行经济管理活动。代理人在整个经济生活中应当追求“被代理人利益最大化”即“公共利益最大化”,所以在整个经济管理决策过程中应当最大限度地追求“帕累托最优方案”,该方案要求在异常交易中一方获得利益,他人没有受到损失。而现实中,地方政府显然缺乏代理人意识,从而对市场造成不良的影响。

  首先地方政府重视数字增长,特别是片面追求GDP的数据,而忽视政府本应发挥的协调作用。数字的增长会给政府本身带来各种利益(因为数字是最直观可见的政绩),但与公共利益并不一定相一致。而与公共利益相关的政绩往往并不直观可见,比如公共服务的提供情况,市场不良竞争的规制等。政府在选择直观政绩时显然不是一个追求社会利益最大化的代理人,而是一个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人。

  其次地方政府过分追求短期利益。目前,很多地方在经济管理中注重短期绩效,忽略长远利益。由于激励机制的不合理,政府官员在其有限的任职期内渴望实现最高的经济增长,这使得其在决策中往往忽略长期经济增长方案,而选择短期、甚至不惜牺牲市场价值规律的方式。这种现象会带来恶性循环,因为他的继任者为了实现其打下的基础之上的持续增长,就必须继续选择短期方案,这样,每一个代理人实际上是透支明天的经济潜力来满足今天的政绩。

  (二)政府权力配置不合理

  政府职权配置不合理也会降低经济管理的效率,目前政府职能部门之间职权交叉现象严重,权责归属不明晰。这就必然造成集体权力等于人人有权、集体责任等于人人无责任。在权责归属不明晰的情况下,职能部门应对审批,处罚等权力事项时争先恐后,面对行政赔偿、责任承担等问题是难免相互推脱。对此,我国也已经进行了相应的调整,比如在食品安全领域,对原有的多个部门的交叉职权进行整合,组建了新的食品药品监管机构。这这更能说明,权责统一的新型经济管理模式必然取代传统的九龙治水式的传统经济管理方式。

  (三)政府过多地参与微观经济

  与其他经济主体不同,政府参与微观经济并不以营利为目的,而是为了实现宏观调控和提供公共产品。比如政府对国有控股企业中国有资产的代管,并不是简单的追求股息分红,投资回报,而是为了追求相关产业的价格稳定,供需平衡。对专营领域的经营则属于纯粹的公共产品服务,公共产品的性价比往往偏低。

  二、政府经济管理职能转变的建议与前景展望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以及我国近期召开的一系列经济会议上可以看出我国政府的经济管理职能的转变已经是现在进行时,未来政府经济管理职能转向何方,以及在改革政府经济管理职能应注意的问题方面,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向市场和社会放权,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在此笔者认为,传统的全面管理的大政府小市场时代必将终结,取而代之的是经济发展规模的大小、产业结构的优化以及相关经济领域的创新都由市场根据供需关系来决定,政府不在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做出有悖于市场规律的命令。今后,片面追求GDP的经济考察方式将被替代,取而代之的是对经济发展速度、经济发展结构、政府的宏观调控成绩、环境污染、政府在经济领域的公共服务能力等多方面条件综合考量。

  第二、政府对自己在经济活动中的角色需从新定位。以往的政府往往以“家长”的身份对市场进行管理,重视行政审批、行政处罚和事后监督,忽视现代政府最重要的宏观调控和公用服务的相关职能。这一点笔者认为是我国政府的思维方式造成的。政府在经济管理活动中总是把自己定位成管理者,从而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来面对市场,而在经济管理活动中,政府恰恰应该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服务者,从某种角度上讲,政府对经济领域的宏观调控职能和公用服务提供的价值要远远高于行政审批、行政处罚。

  第三、转变政府管理模式,切实做到政府对经济领域的依法管理。

  规则导向型政府是我国政府经济管理职能转变的前进方向,规则导向型政府的实质含义就是依法行政,使政府权力运行机制法治化,从而限制政府对市场的无端干涉。我国传统政府职能实现的方式以权力为导向,这就使政府权力高度集中,从而政企不分、政事不分等现象屡见不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经济管理的方式必须向规则型导向转变,政府的权力被关在牢笼里,这不仅能有效克服政府干预市场的弊端,而且与小政府、大市场的新型经济管理模式相辅相成。

规则导向经济管理论文相关推荐